哀木在吃土☆

避世独立 三千浮尘 随心而动 便游红尘

哈哈哈哈哈哈可爱

草本剛_fenman:

動物版+V領 
沒丟到都一口氣丟上來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vjjibdvmmjvvn

Pcal洵_:

p2原梗,你不知道米米他爱你呀

老爷爷超级可爱啊

制小杖:

[授权转载] 关于菊耀在不同场合的不同模式

画师名称:なま

画师主页: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_illust.php?id=1748821

作品ID:id=64491255

作品禁止商用、二次加工、自作发言、转出lofter。

喜欢请走p站打分!


中秋快乐ꉂ(ˊᗜˋ*)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🍃

〈千字糖〉

😭😭😭甜死了

水苑子:

原著向,十篇小短篇,OOC、BUG注意。


之前有发过一次,后来删除的原因一方面是感到对写冰秋还是有所不足,另一方面则是想说微博有放了,所以才删除LOF这边的。


但是微博这样搞事,还是把文都放来LOF吧。


这边放的是有经过校对的,因为本来有要做成冰秋无料,不过推迟了……






  (一)




  竹舍总被打扫得一尘不染,这是洛冰河每日的工作。


  自从埋骨岭之战后,这种情形变得更甚,小至屋角的灰尘,大到沈清秋的一切,变成都由洛冰河打理到完善。


  今天沈清秋不在,因为事情难得地无法带上他。早上他侍奉完师尊后,一路相送到苍穹山山脚,才依依不舍地离去。


  师尊说,这一趟要恐怕要两三日。洛冰河哀求老半天,却仍然没办法被带上,只能独守在清静峰。


  寅时与师尊才刚分离,卯时未到他便觉得孤独,只能开始打理起竹舍。平常这时候师尊才刚起床,他就会将做好的早膳奉上。


  喜欢看师尊吃着他烹煮的食物,喜欢看师尊每次虽然平淡却是发自内心的笑容。幼时的生活早已让他尝不出味道,但是他知道每次跟师尊一起吃饭时,食物都会变得好吃,哪怕他无法形容。


  又不小心习惯性地做了早膳……洛冰河却无法浪费食物,只能如嚼蜡般吃完,然后继续打扫起竹舍。其实竹舍早已干净得不需每日打扫,但是他就喜欢如此,只要是在师尊不在时,他便喜欢这样忙碌着。


  手中擦过他们使用的碗盘,屋内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擦过一遍,屋顶上的损坏也都修好。


  人,依旧还没回来。


  师尊总是说他做得太多,可是师尊不知道,他做得再多,都比不过师尊对他全心全意的付出。


  幼时的生活经历,早已让他的内心有一处特别黑暗。哪怕他多相信善意,这世界对他却总是残酷的。


  当师尊把他抛弃于无间深渊、在苍穹山派与他之间选择前者时,他真的是恨极了。


  世界为何对他如此,他又曾做错什么?


  直到最后师尊选择他,他们互通心意,仍然让他惶恐不安,因为这是他最后一次能够交付自己的心,如果再次被背叛,他绝对不能保证不会毁灭一切。


  所以他每天都黏在师尊身旁,一刻也不愿意离开。他好怕哪一天忽然发现,这些其实都只是虚幻,只是自己妄织的一场梦。


  洛冰河一直刻意让自己忙碌着,因为没有师尊的时间他度过不了,难熬得令他抓狂,只有沉浸在忙碌中时他才能短暂忽略。他忙得忘了准备为自己午膳,直到黄昏仍然看不到沈清秋归来,于是他蹲坐在竹舍的门口等待。


  不是没有想去山脚等,他曾经去等过,后来被师尊狠狠骂一顿。所以他从此都在竹舍门外等,清静峰的夜晚比较凉,其实对他们这些道者或魔族,感受并不深。


  今天他却感觉到什么叫作冷,他双手相互磨搓,像是幼时贫穷的孩子,可怜兮兮。


  突然间有光照在他的头上,亮得让他抬头。


  他看见师尊。


  “师尊!”


  “你怎么又蹲在这……进屋吧。”


  “好。”


  师尊,你知道吗,你就像那盏灯,在我最心寒与痛苦时温暖我,指引我走向正确之道。


  永伴不弃。






  (二)


  如果说从过去到现在,曾经有过最舒爽的生活,大概莫过于此。


  天气不错,又没有特别的事情,沈清秋早已吩咐洛冰河在院内摆张竹制的宽大躺椅,现在才能够悠哉地躺着休憩。旁边小几上摆放着他喜欢的茶,以及洛冰河自制的美味糕点。


  对于洛冰河的观察入微,沈清秋真是只有佩服,再加上现在对方还站在自己身后摇着扇子,虽然他不知道洛冰河是去哪里找来的这些东西,不过这真的是让他过了一把当贵客的瘾。


  “师尊不是贵客,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”


  洛冰河笑着回答。沈清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把心里话讲出口,他抬头望去,看见洛冰河脸上笑容灿烂,手上扇风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歇,还捏得十分精准,让自己感觉到凉爽舒畅。


  只是自己倒是被对方最后讲的话惹得脸红,为什么这孩子能够那么麻利地讲这些话?沈清秋突然咳了一声,才刚想要坐起身子,却看见上头的洛冰河立刻放下手上的扇子,整个人绕到前方并凑向自己:“师尊怎么了!是着凉吗?”


  看对方的脸整个放大在自己面前,原本的笑容换上紧张的神色,沈清秋顿时说不出话来。他能说自己其实是看对方的脸看得惊呆,才会一个不小心吞口水差点噎到把自己呛着吗!脑海里突然刷满了“快报!金丹修士猝死,死因竟是……”


  够了,这后续根本想都不能再想。


  “真的没事,别那么紧张。”


  沈清秋连忙出声安抚,并且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发。然而自己的话语似乎没能让洛冰河感到安心,因为有手指抚上自己的脸颊,小心翼翼地像是在确认些什么。


  他知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自埋骨岭一役后,洛冰河就时不时地会有这类的动作,两人同床共枕时,更是将自己抱在怀中不放。


  可是自己没办法拒绝这样的对方。沈清秋知道,他不能再拒绝对方。洛冰河虽然平时看起来都很正常,总是对自己百依百顺,又经常玻璃心碎碎黏黏,让他总是哭笑不得,但不代表对方心中的伤口就不存在。他觉得自己大概能媲美心理医师,而且还是洛冰河专属。


  抓起抚在自己脸上的手指,沈清秋难得地凑上去亲了一下,立刻看到自己面前的洛冰河终于又露出了笑容:“师尊──”


  惨,真的惨了。洛冰河整个人扑到了自己怀里,沈清秋无言以对。这么大的躺椅,你就非得要压在我的身上……他连忙挥手轻拍,示意对方去旁边些,却是得不到半点效果。


  “师尊这是要赶我吗……”


  大爷我怎敢我只是快被你压得喘不过气──不要又一脸嘤嘤嘤玻璃心碎渣渣!


  最后沈清秋只能放弃,让洛冰河侧着身靠在自己身旁,自己则是张口,吃着对方亲手喂进来的糕点,每一口都是清爽微甜,永远不腻。




 


  (三)


  雨落得不大,滴滴答答地打在油纸伞上。洛冰河的神情有些可怜,因为伞的关系他与沈清秋之间有点距离,落雨的街道已经少了很多人,这让他更感受到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
  “我想帮师尊撑伞……”他委屈地向沈清秋凑近,话还没说完,就被对方转头抛来的一个眼神打住,只能站回一旁径自发闷。


  洛冰河的反应让沈清秋非常无奈。其实一把油纸伞的确能将两个人都遮住,但是在这大街上他绝对不希望被认出来,因为就算已经是国民HOMO,他也不想再看到除了《春山恨》和《冰秋吟》以外的书!绝对不要再出现新的!


  然而看到自己的徒弟又陷入玻璃心碎成渣的状态,沈清秋不由得心软地自己靠近。一贴近就出现伞缘相互碰撞的情况,沈清秋只是无语了会,便默默收起自己的伞,踏入洛冰河的伞下范围。


  “师尊!”


  洛冰河开心极了,飞快地将伞往沈清秋那方靠去,深怕有一滴雨落在自己的师尊身上,却让自己的另一边肩侧被雨沾湿。


看见这模样,沈清秋连忙将执伞的手推往洛冰河那处,一边推一边道:”你自己都淋湿了──”


  “无妨,只要师尊没被淋湿就好。”


  然后洛冰河感觉到自己握着伞柄的手突然被温暖着,这让他讶异地转头。他看见沈清秋将手覆上他的手,有些执拗地将伞推往他这侧。


  沈清秋没有注意到洛冰河的视线,而是满意地看着原本顽固不动的手有了挪移,看见雨水不再弄湿洛冰河的衣服,这才收回手。


  “冰河,为师没那么娇弱。”


 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徒弟在想什么,只是这太过呵护他,况且这把伞真的足够遮住他们两人的范围,实在没有必要特别往他那边偏斜。


  雨势虽小却绵延不停,他们原本就只是一时兴致下山,在附近的小城镇里闲晃,街上的摊贩几乎跑得精光,剩下的都是像他们般,打着伞在路上缓缓行走。


  沈清秋看了一眼身旁的洛冰河。他看见对方的脸上有着喜悦,正要开口时,被洛冰河抢先开始说起童年记忆。在还没进苍穹山派之前,雨天时他很少出门,因为如果被淋湿,身体不适的话,是没有多余的钱能够买药的。


  “只有一次是跟母亲走过,但也就那次。之后再也没有了。所以,这是我第一次跟师尊一起撑伞走。”


  洛冰河转头看着沈清秋,目光里充满足以让沈清秋感觉快要被溺毙的情感,使得沈清秋挪不开眼,只是接下来对方说的话语,让他羞得想挖洞钻。


  “师尊,弟子何其有幸能遇见你。”


  糟,太糟糕了,到底是哪来的话本教的!来不及阻止自己的内心吐槽,更止不住的是他完全抗拒不了这句话,尤其是眼前的洛冰河,在对方的注视中仍然存有一丝害怕。他不自觉地伸手摸上对方的头顶,像是安抚般。


  “多想什么,为师会与你一起走下去。”


  他看见洛冰河像个孩子般笑得开怀,不自觉中他也露出笑容。


  而下了许久的雨,终于停了。


 


  洛冰河望着在摸他头顶的沈清秋,对于师尊他是又恐又惧又喜又爱……享受着这微许冰凉的手指,按上头皮的感觉带有凉意。


  对方的眼里满是自己,他在那双黑玉明灿的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。他读得懂里面只有自己能够明白的情绪,而他不会让深爱的对方知晓。


  因为自己既爱着他,又曾有过恨。


  我什么都没能拥有,所以我也求得不多。


  说好一辈子,就是一辈子,师尊。




 


  (四)


  每次与洛冰河做完那事,沈清秋总是睡得很沉,因为体力总会在床事上消耗殆尽,饶是他这么个金丹修为的道者,仍然敌不过对方的好体力跟毅力。


  然而这一次沈清秋已经醒来,却还是在夜里。身上已经被清理干净,也换上舒适的衣袍,就是腰间、大腿跟那处还隐隐作痛,想要继续睡却是睡不着。沈清秋只能无奈地等待眼睛适应黑暗后,看着自己面前的洛冰河。


  连自己都无法预料到,居然会跟洛冰河滚在一起,还发生了这些那些的事情。沈清秋觉得这事放在他还没穿越重生前,根本是不能想像的事情,足以被列入都市奇闻或者是拍成电影吧!更别说是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
  但是喜欢也喜欢上,做也做完了……


  沈清秋勉勉强强地抬起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,给自己揉了揉,接着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洛冰河。褪去平日总是爱笑的表情,这样的洛冰河让他觉得有些陌生。


  原本按在自己眉间的手挪到了对方的脸上,指尖轻缓地抚上眉,顺着眉型划过。洛冰河的眼睫很长,沈清秋也偷偷地摸了一下。最后是那双薄唇,他想起洛冰河的长相肖母,原本应该姣好柔和的容貌,却是在这唇上改变气质。


  面对这样沈睡的洛冰河,沈清秋突然想起自己似乎鲜少看过,更觉得他现在的举动,再加上对方这般毫无反抗,就好像……洛冰河突然发出一阵声音把沈清秋吓了一跳,他连忙抽回自己的手,深怕自己的举动会打扰到对方,然而视线却与洛冰河半启的眼眸对上。


  “师尊……怎么醒了?”


  洛冰河带有着困意,一边喃喃地出声一边将手环过沈清秋的腰,将沈清秋整个人贴向自己,手掌轻轻地拍上对方的背。这动作让沈秋清无言以对──这分明是他以前哄洛冰河这孩子时的动作啊!没想到对方居然学得有模有样!


  “没事,你赶快睡,为师只是有些睡不着。”


  “好……”


  沈清秋刚说完就听到对方的回答,才刚闪过“洛冰河还是很乖会听他的话”的念头,下一秒就感觉到自己被对方紧抱,像是抱着大布偶般,弄得沈清秋根本无法挣脱。


  顿时间脑内刷出满满的弹幕都是:洛冰河你是几岁小童!还是说你是小女生吗!睡觉为什么还需要大布偶!这什么癖好!


  尤其那手脚还得寸进尺得越来越过分──别以为他没感觉到──甚至还开始扯开他的腰带。洛冰河你想干什么不要再来了好吗,可怜一下为师已经被折腾了大半夜还疼的腰,别想装睡蒙混!


  沈清秋眯起双眼,狠狠地道:“洛冰河!”


  “弟子在。”


  “把你的手脚都给我挪开。”


  “师尊既然已经清醒,那要不要再……”


  “睡觉。”


  “师尊……”


  “睡觉!”
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
  沈清秋此刻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醒来,非常后悔!


  ……以及能够想像,他明天根本爬不起来的画面。




 


  (五)


  周遭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他紧紧牵住身旁人的手,好似怕对方被人群冲散一般。他偷偷瞅了一眼他的师尊,对方一身青袍神色温柔,好似恬淡不争的谪仙般,却在转头看他时总是言笑晏晏,令他醉心。


  他还来不及开口,就看见一串糖葫芦出现在他的眼前,是沈清秋不知何时买回来的。


  “吃吧,瞧你似乎没什么精神。”


  温柔与甜蜜总是来得如此突然。他笑着应了声“好”之后,便取走那串糖葫芦,含在嘴里从舌尖便能尝到酸甜滋味。然后他看见沈清秋也正在咬着另一串糖葫芦。


  沾蜜黏腻的糖葫芦,串起的果子被一口咬破,鲜红的果肉与汁液瞬间沾上沈清秋的唇,像是抹了口脂般艳丽,令洛冰河忍不住地在对方咽下那口甜时低头亲上去,须臾停留后便挪开。


  “师尊。”


  洛冰河轻声唤着,宛如乖巧的孩子般,但是在他面前的师尊早已双颊染绯,张着口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语,手中的糖葫芦倒还握得紧实。


  “冰河你──”


  沈清秋像是气不过般,最后愤愤地咬着手中的糖葫芦,牵着洛冰河的手也只是略施小罚地紧握了一下就松开。只见对方倒也配合地喊了声“痛”,这才让沈清秋有些消气,正准备开口再念几句时,突如其来的锣鼓喧嚣打断了他的话语。


  漫天铺地的大红色出现在视线里,他们看见声势浩大的迎娶队伍,响亮的乐声透露着喜讯,整齐又绵延漫长的队伍中心的大红花轿最为醒目,更是增添了街道的热闹与欢乐。洛冰河收回视线,转头看向身旁的师尊,发现沈清秋竟对着迎娶队伍挪不开眼。


  “师尊可是喜欢那场面?”


  突然的问话让沈清秋不自觉地点头。他身为一个现代人穿书,而且一穿还是穿到修真世界,极少接触凡间俗事,更别论是这般完整规模的迎娶阵仗,这让沈清秋又多看了几眼。


  那份热闹在现在看来如此漫长,但对他们而言只是片刻。人间百年不过白驹过隙,沈清秋轻轻地叹气,这一声却被洛冰河捕捉到。


  “师尊……”洛冰河不知道对方心里所想,只是自身又蔓延起压不住的惶恐。他知道现在牵的这人得来不易,在梦里总会看见对方与他有些距离,哪怕梦见的次数逐渐减少,却是每一次都让他彻底难忘又痛彻心扉。


  原本相互握住的手忽然握得牢紧,传来的疼痛令沈清秋转头看向身旁的徒弟,却是看见对方的神情有些可怜,顿时了解对方误会了些什么,一时间被对方的神情而逗乐。


  越笑得开怀,洛冰河的脸上越是委屈,甚至隐约能够看见有泪珠快要落下,沈清秋才停止他的笑声,并且将牵着的手举起。


  洛冰河看着牵起他并且举起的那只手,温暖体温依然在他手掌心,烫得让他想落泪。他的神情舒缓,在喧闹的环境里,小声地说着只有两人间才能听到的话:“师尊,我喜欢你。”


  好喜欢你。




 


  (六)


  沈清秋与洛冰河坐在马车里。自从回到苍穹山派后,他们大多都是在不远处的小城镇里消磨时间。难得久违地乘上马车,车内的洛冰河掩盖不住兴奋,像个知道要去郊游而满心期待的孩子。


  伸手向前为对方拢了拢衣襟,车内以灵火点燃的小暖炉其实足够暖和,然而沈清秋习惯性将眼前的徒弟看得还像个孩子,毕竟虽是入春,对方却只是单薄的衣袍裹身。被驾驭的马车突然停下,让他讶异地伸手撩开帘子,只见远处有座小亭与绽放的花树。


  “师尊。”


  刚下马车的他,就被对方披上大氅以此保暖,从后方贴上的温暖熟悉得很,只是贴在耳边的轻呼让他有些麻痒,即使春寒料峭,他却被暖得极为舒服。明知此处没人,沈清秋还是会顾虑外在形象,先是将扇子打开遮了自己半脸,连同遮去脸上突如其来的淡红,虽然不太明显,但是已经被对方瞧见。


  “弟子过往处理魔族的事情时,经过一处发现杏花,便一直想跟师尊来看。”


  洛冰河轻描淡写地提起以前,沈清秋反倒有些沉默,尤其是透过梦境连结看见他在花月城自爆后,对方之后待他的记忆,沉闷与苦涩顿时塞满心脏,他连忙扇了几下折扇,好似要扇去那些不快。


  “咳,你不是说要去看?”


  他连忙岔开话题。洛冰河看起来也没多想些,温顺地先回去马车取出食盒与其他物什。两人漫步而行至小亭,眼尖的他瞧见亭内只有一层薄灰,本该是无人来访之处,尘埃又怎会仅仅如此?视线瞟向对方,只见洛冰河一副期盼被夸赞的神情,并且动作利落地收拾出一处干净。


  他丝毫不矫情地入坐,趁着对方继续摆置物什的时间,仔细地打量起四周。酣春微醒时,杏花开满枝,若说是对方无意间发现,倒也太过幸运。不过既然如此,他也不好意思戳破对方的一番美意。


  不知不觉沉淀情绪去观赏风景,虽然穿来的时间算长,实际上真正接触这个世界也只有那几年时间。待他回神时发现洛冰河已经摆好物什,点燃的灵火也烹煮好热水,冲去瓷盏的冰冷,因此递到他手中时只有恰到好处的体贴暖热,对方还贴心地将飘到他发上与肩头的杏花瓣取下。


  “师尊可满意此处?”


  询问的声音带有一丝小心翼翼,就像是初次约会的青涩少年,让沈清秋刚喝入的茶水好不容易忍住才饮入。他感觉眼前的徒弟越来越谨慎,于是将茶盏放置一旁,伸手招着示意对方过来。


  一当对方靠近时他便张开双臂环抱住他,贴近的心跳得噗通噗通,明明是他做的动作,却先臊红着脸凑近在洛冰河的耳边轻声说话:“为师满意。”


  仅仅四字,他便瞧见对方的脸上露出欢喜至极的笑容。两人先是对视一会儿,不知是谁先有动作,开始绵绵软软地亲吻,直到结束时沈清秋勉强还能缓了气,对方则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。


  “师尊真好看。”


  “胡闹!”


  忍不住地以扇轻戳下对方的额,脸上再次浮现淡红,这种反应更让洛冰河开心地黏上。沈清秋自知拗不过,配合地与对方并坐,并且享受递来的吃食,配上姿态优美的杏花树,好生快活。


  或许登仙不过如此……沈清秋越想越发困倦地倚靠在对方身旁,身侧传来的温暖令他能够全心全意地将自己交付,安心入睡。




 


  (七)


  溽暑刚至,洛冰河已将较厚的衣裳收拾,一件件亲自洗得干净,只剩皂角香,再用一点点的香木熏染,就能放回衣箱子保存。他的师尊则是坐在不远处的紫檀木椅上,悠闲捻起一块糕点并且斯文优雅地入口,另一手则是卷着书瞧得专注入迷。


  “热……”


  一听到沈清秋喃喃道出的话语,他立刻放下手边的工作,赶紧给师尊打扇。虽然明白师尊是金丹之身,对于季节的冷暖应该不会受到影响,但是只要师尊这么说,他便舍不得让对方有一丝不适。


  只见师尊在他面前微微眯起双眼,凉意的到来让对方放开手中的糕点,安静地享受微风。洛冰河眼尖地瞅见师尊的指腹有糕点残屑,他停下手上扇风的举动,将扇子搁置在桌上,想要先帮对方将糕屑擦拭掉,却又苦于临时找不到绢帕,没有多想便执起沈清秋的手,张口舔含了指。


  “唔!”


  他的举动让对方惊讶出声,好看的眼酿满诧异。洛冰河却是没有注意到,因为他的专注都在口里的指上。手指柔软且修长,残留的糕点味在他尝来格外得甜,然后他被一本书拍到额头。


  “胡闹!”


  “师尊……”


  洛冰河喊得好生委屈,口中含住的指也立刻逃脱。他看着对方把书一同放置在扇子旁,然后从怀里拿出绢帕擦得干净,似乎对于他的动作有些不适应,耳根子却泛红。


  “弟子瞧书上写说这么做,会让师尊喜欢。”


  才刚说完,他的师尊对他瞟了一眼,洛冰河马上知道对方动了要去搜他房间,将《春山恨》《冰秋吟》等续集全部拿出来一口气撕毁烧掉的念头。他赶紧转移话题,讨好地道:”师尊若真觉得热,不如一同去莲池。”


  这项提议先是让对方想了一会儿,最后颔首同意。他飞快地把屋里的事物都打理妥贴,当他走到对方面前时,沈清秋才将剩余的糕点吃完,正喝着他先前沏好放涼的茶入口滋润,他也不着急,而是享受等待。


  一会儿以后他们才一同并行而出,走到莲池的路上他的手不知不觉中被对方牵起,明明是夏暑却不感觉热。自从之前的蛟人一事,池边建了长条矮凳可让人方便坐下泡脚,池子的水清澈,因为不远处的小瀑布不断地添入新泉。


  满池的凉意让人看得舒服,沈清秋将鞋袜褪了,撩卷起裤管以脚尖轻点池水适应。这副模样洛冰河都看在眼里,他伸手搀扶对方,服侍完后他才褪鞋脱袜,跟着卷起裤管泡入。


  然后他听见他的师尊轻声低哼他没听过的歌,一声声温柔蚀入他的心他的骨,洛冰河没忍住地往沈清秋的肩膀靠去。


  “冰河?”


  曲调被断,他的师尊出声喊他,则是得到他以发蹭动作为回复。池里的莲正盛开,就像那日般漫着清香,只是越待在师尊的身旁,心越是狂躁,想要像当时那样占有对方,然而当他抬头时,望入的是对方全然信任的目光。


  “师尊。”


  他亲上对方的唇,将呼唤封印,连同他越是疯狂的心思一并封存,只留下倾慕与爱恋,这样就好。




 


  (八)


  黄昏来得早,金纱渲染,饶是一院竹林,也能感受到桂月降临。沈清秋动身去了一趟醉仙峰,分得一小坛的桂花酒。坛子不大,一手可抱,走回清静峰的路上,他伸手摸摸鼻有些不好意思。当时醉仙峰的弟子告诉他,去年千草峰栽种的桂花树盛开满载,千草峰峰主便让弟子带了桂花给他们,所以今年才会有这几坛桂花酒。


  他真是恰巧去醉仙峰想问问还有没有酒,原本也是想着中秋佳节,小酌几杯与赏月。沈清秋没想到会碰见千草峰弟子也来取酒,那些弟子热情地匀了一坛给他,他也没有推辞地收下,想想回头再去峰里将岳清源送来的新茶也装一份回礼给对方才是。一打定主意,他便加快了步伐,这时节的日落渐快,晚了虽不是看不到路,只是早点回去还是比较好。当他回到竹舍院落时,瞧见一人提灯等候。


  “师尊回来了。”


  “冰河?你怎会在这?”


  在他面前面带笑容的洛冰河开心地替他接过手中的酒坛,虽然对方的脸上没有其他情绪,自己也是明白对方的心思──尤其是占有欲极强,就怕会被舍弃。所以大多时候,他都较少回来苍穹山派。


  只是此番回来也是有要事待办,今天刚弄好便想想顺手从醉仙峰带坛酒再离开,却没料到对方竟会随他而来,一走入竹舍时入眼的是桌上摆了几样菜色,都很适合与酒相配。


  “弟子稍早来时,有先问了宁师姐关于师尊去哪,宁师姐说师尊去趟醉仙峰取酒,弟子想想今日亦是月夕,也许师尊会想对酒赏月。”


  洛冰河的话让沈清秋感到全心全意的体贴,尤其是在这日子里,沈清秋多少会想到穿越前的家人,说没有感伤一定是骗人的。一时间没忍住地落下泪珠,即便他连忙打开扇子想要遮掩,也是慢了一步,被对方一手扣住了手腕,自己则是松了手,扇子坠落于地发出声。


  “师尊?可是弟子哪里做错?师尊你别哭……”


  伴随而来的着急的声音更让他没法止住眼泪,袖子拭了几下都换来一片湿。在他身旁的洛冰河慌张不已,沈清秋自己也是很急,却是没有任何方法让自己与洛冰河能够定下心。突然间他被对方紧紧抱住,环过腰侧置于背后的双手搂得极紧,就像自己过去待对方那般,不放开。


  只是有些不同的是,搂住他的双臂有些颤抖。沈清秋以为洛冰河会随着自己而哭,却是脸颊上得到对方的亲吻。吻落得轻柔,将他的泪都吻去,顿时让他整个人愣住,原本感伤的情绪全部转移注意力到对方大胆的动作。


  他家的洛冰妹哪会这种高超技能──定是从其他新出的小黄书里学来的!沈清秋完全停了流泪,涌现的是满满吐槽。他这才注意到自己方才的失态,更是发现他们是多么贴近,洛冰河的呼吸吐息他都能感受,置于背后的双手甚至已经十指交错紧扣,化作牢锁般将他锢在对方怀里。


  “冰河。”


  面对洛冰河的沉默,原本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自己,也只是唤了一声后,再也讲不出其他话。对方则在他的呼唤下双臂更加用力,脸上的神情是藏不住的担忧与难过。


  沈清秋突然明白,他虽然失去了另一边的亲人,但是洛冰河不仅仅是弟子和恋人,更是他在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亲人。他又何必伤悲,因为未来的路必然有对方相伴,永不分离。




 


  (九)


  洛冰河对着双手呵上一口气,再努力地搓了几下,看似冷得难受,其实在魔界不太能感受到严冬。尽管如此,他仍然在地宫内殿摆放火盆,木柴烧得劈哩啪啦作响,只想让归来的那人不会感到寒冷受冻。


  烹煮的水沏好一壶热茶,忙碌完后的他坐入椅后才惊觉,内殿是何时又变得如此空虚寂凉,只因为师尊不在。洛冰河连忙摇摇头甩去这股念头,自从与师尊心意相通后,他明白师尊之所以事事顺应他,就是因为怕他会难过与不安。可有时看见师尊明明就在他身旁,他却仍然害怕师尊会离开他。


  “冰河。”


  即使对方不在,他好像依旧能够听见。师尊总是温和平缓地呼唤,不论是对他或对其他人都是如此。眼睫半垂,他不太爱师尊对谁都好,这事情他与对方都心知肚明,只是他无法永远都将对方束缚在身边。


  纵使绝大多数的时间,师尊都愿意待在地宫内殿,一壶茶、一卷书,就能消磨去一天,如同当时的承诺,不论他去哪里,师尊都会与他相随,然而当他们一同外出,师尊便像是放出去的笼中鸟,即使维持一派优雅,眼里的好奇与喜悦却是藏也藏不住。


  他又何尝没有看见,只是视而不见,累积得最后自己承受不住,将原本想要封锁住的所有心思都倾倒,才有现在的局面。


  与师尊吵架,让对方一气之下走了,他将视线望向火盆,燃出的火星子特别显目。洛冰河觉得自己错得太离谱,师尊待他那么好,为何他的内心还是有处惶恐不安?明明一再地说服自己,却是始终埋不了内心深处曾经被掘出摊开的黑暗。


  “师尊,我错了。”


  一声声地重复。从对方离开后他便待在内殿不出,起初倔强的赌气到现在只剩懊悔,连一日都不到他就感觉自己快要无法熬下去。他起身往每个盆里多添了一块木炭,打入的灵火迅速燃烧,火盆的热度让他已经流出汗,心头却是冷得发寒。


  “一个人杵在那做什么?”


  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洛冰河立刻转头望去,只见沈清秋身着大氅,肩头还带有点雪,提回来的伞也同样有雪。沈清秋一副不解地看着他,眼里满是道出“怎么这么大的人,还像个被舍下的孩子孤零零地站在火盆旁”。


  洛冰河立刻向前迎接,从对方手里接过伞与带回来的物什,然后再引领他到位上入座,平时熟练的沏茶动作,如今却是做得格外生疏。他听见师尊忍不住地笑出声,这才敢开口道:“师尊可是不生弟子的气?”


  但是对方听完他的问话,反倒露出疑惑的神情,这让洛冰河也愣了,结结巴巴地说了一番,才使师尊明白。只见对方招手示意他靠近些,他才慢慢靠近,手臂被对方握起并且搓揉了一会。


  “为师没有生气,是认为你需要些时间冷静……怎么又哭,别哭啊。”


  话语间不自觉带有宠溺,暖和了洛冰河的心,更让他明白自身的错。是自己将人推远又拉近,猜忌蒙蔽理智,更是凌驾于情绪之上,而对方始终如一待他。


  “弟子只是太高兴,不哭了……师尊与弟子一起用膳可好?”


  “好。”


  一切都是他的执念而起,如今早已如愿以偿,又何须再妄求徒增烦扰。握在掌里的手,比所有的火盆都还要暖热。有师尊的地方,才是他的归属。




 


  (十)


  一笔临帖,墨字在纸上渲染出优雅利落的字,直到完成时沈清秋搁下笔,拾起纸张往字轻吹口气,促使墨水早点晾干。灯芯的火光摇曳,外头已降下黑暗,一天又过去。沈清秋突然想起他到《狂傲仙魔途》的世界也有十多年了,与洛冰河的相遇原来也过了那么长的时间。


  “师尊。”


  洛冰河走进竹舍,伴随亲昵的呼唤,他带入热呼呼的晚膳,立刻稔熟地将食物摆放好。沈清秋则是将手中的纸放下,洗净双手才走到桌边坐下,当初为了维持形象让他习惯食不言,而他对面的洛冰河也是乖顺地用膳。


  其实都吃得不多,清粥淡食,本该是三两下就能结束的晚膳,沈清秋却是享受这份悠闲而细嚼慢咽。在他要吃完时一杯茶已经送到他的眼前,抬头看去对上的是对方的眼神,酿着少年的恋慕、大人的成熟,不变的是一直以来的炽热,看久了总会让沈清秋感到害臊。


  轻咳一声打断对方赤裸裸的注视,才让洛冰河依依不舍地开始收拾,留给沈清秋独自待在竹舍的时间。他起身去拿一本书,再回到椅上阅读。不久后洛冰河回来,绕到后面抱他,发丝在颈部蹭得有些发痒。


  “师尊好久没与弟子切磋了……”


  这话让他差点要将手中的书往后砸,却是止不住内心满满的吐槽──好好一个男主,天天只有饱暖思淫欲像话吗!然而与洛冰河的相处又不是一两天的事,自己一犹豫就能听见对方从后发出委屈的声音,环到他胸前的手更是不安份地乱摸。


  沈清秋有点头疼,虽然现在已是晚上,却不代表他愿意现在就来,这一下去不到天亮是不罢休,一咬牙便真用书往对方的头敲去:“先让为师把这段看完!”


  没有直接的允诺,洛冰河却是明白这是师尊的同意,得逞的他开心地多蹭了几下后不再打扰,而是去准备一些物什与处理其他事情。待他再次回到竹舍时,他的师尊只穿一件单薄里衣,未有簪冠的的青丝垂披在背。


  这样的师尊他看了十多年却不曾厌烦,或许更多的是恨过,只是曾经的恨现在都变成了他对沈清秋的爱,浓烈得化不开,而他的师尊对他的疼惜始终如一。伸手执起对方的手,现在的他很想直接将对方拉上床,他知道就算如此,沈清秋也会承受他带来的一切。


  只是今天洛冰河耐住冲动,先是亲上沈清秋的手背,接着翻到掌心继续落吻,然后是靠近时亲吻在颈,最后是唇。他尝到洗漱后的干净,以及对方的温柔体贴,主动地与他在口中交缠,直到分开时两人的唇上还牵系暧昧水丝。他再度覆上舔去,离开后他看见他的师尊红了脸。


  “今天怎么……”


  “师尊,我喜欢你,永远喜欢你。”


  在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前,洛冰河把不断说出的话语,再一次地告诉对方。因为漫长相处以来,他一直都喜欢沈清秋,不论对方变成什么模样,他的心永远不变。


  洛冰河的话让沈清秋露出笑容,然后他稍微踮起脚尖,在对方的额头魔印亲吻。


  “为师也是。”


  与你同心同意,喜欢你。





摸耀耀表情包
您又老了一岁(´◔◡◔`)

继续摸鱼⁽⁽ଘ( ˊᵕˋ )ଓ⁾⁾